15r7 cm86 bdb5 mw4i gu42 c64g zlv7 is2s t819 awty
书籍文库  |  文档资料  |  最近更新  |  MAP  |  TAG  | 
注册
手机版
就爱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中国历史 > 和余则成一样潜伏到台湾的四烈士,历史不会忘记

和余则成一样潜伏到台湾的四烈士,历史不会忘记

分享人:白枫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09-23 阅读:0
标签:急道 31nv 哪里娱乐信誉最好

1949年,国民党败退到台湾,同时我情报机构潜伏在国民党内部的情报人员也随之来到台湾,就如《潜伏》中的余则成般,他们打入到台湾国民党内部,收集着各种情报,反馈到大陆。正是有了这些我方间谍人员的不惜牺牲,才有了大陆对台湾内部动态的掌握。

和余则成一样潜伏到台湾的四烈士,历史不会忘记

然而,因为是活跃在地下战线,所从事的是秘密工作,他们的事迹往往难以浮出水面,曝光于世,也就少有人知了,但历史不该遗忘,那些曾经为国家为人民做出了贡献的人,随着岁月的无情流逝,更应该是被人们牢记的。

吴石(1894-1950)

和余则成一样潜伏到台湾的四烈士,历史不会忘记

吴石,原名吴萃文,字虞薰,号湛然,福建省闽侯县螺洲镇人,他出身于寒儒之家,启蒙教育是在乡下私塾里完成的,后来在福州开智小学里学习过。早在辛亥革命时期,吴石就参加了革命,成为当时福州北伐学生军的一员。

吴石之后曾在武昌预备军校就读,因为是学习成绩优异被报送入保定军官学校学习,他的同学后来都成了赫赫有名的人物,诸如张治中、吴国桢、白崇禧等。他也很不赖,在学校中年终考与毕业考时,名列全校第一。1929年,表现出色的吴石又福建省政府出资公费前往日本留学,就读的是日本炮兵学校、日本陆军大学,这次在毕业考时,他又是名列全校第一,从而引起军界的注意。

1935年,吴石学有所成回到国内,先是在国民党陆军大学任教,后被国民政府任职为参谋本部第二厅处长。1936年,他又被授予了陆军少将头衔。吴石工作中的主要研究对象是日本,对于日本他没有一点好感,对于蒋介石的内战政策更是深恶痛绝,因而地,经好友地下党员吴仲禧的开导,他很快转变思想,投入到了革命队伍。

抗日战争时期,吴石被调入国民党军四战区,任职中将参谋长。1948年,吴石任职福州绥靖公署副主任,有着强烈革命意愿的他,开始向我方提供各种有关国民党的情报,其中包括了《国防部全国军备部署图》、《沪宁沿线军事部署图》等非常重要的情报,这为解放军转战上海、挺进东南起到了重要作用。尤其是他所提供的国民党在福建的详细部署、福州的防御计划,得以解放军顺利拿下福建,并得以让福州古城在战火中完整保存。也正是在当年,吴石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9年,国民党溃逃到台湾,吴石深思熟虑后也是跟随蒋介石前往,当时他的夫人和两个子女也是随同前往。到达台湾后,吴石被台湾国民政府任职为“国防部参谋次长”,并被授予了中将军衔,这是我方打入台湾国民党内部的最高级别情报官员了。他当时的代号为“密使一号”,华东局特别委派了女党员朱枫跟他联络。

然而,非常不幸的,1950年1月,时任我方的台湾省工作委员会书记蔡孝乾被台湾国民党特务抓捕后,就直接叛变了,吴石与朱枫等人因此被抓。当年6月,吴石被台湾国民党当局杀害。死之前,他曾写下一首诗“天意茫茫未可窥,悠悠世事更难知。平生殚力唯忠善,如此收场亦太悲。五十七年一梦中,声名志业总成空。凭将一掬丹心在,泉下嗟堪对我翁。”他死后,他的夫人曾一度遭受迫害,后才被营救出来。

陈宝仓(1900—1950)

和余则成一样潜伏到台湾的四烈士,历史不会忘记

陈宝仓,字自箴,河北遵化县石门镇大辛庄人,出生于北京,中学毕业以后,他就决定投笔从戎,报考了河北清河军官预备学校,因为学习成绩优异,两年后的1923年他被转入了保定军官学校第九期,学的是工兵科。

毕业以后,陈宝仓加入到晋军中,后来张发奎的部队中任职。1937年,陈宝仓出任了国民党中央军校武汉分校教育科长,兼任武汉城防指挥所主任,第二年他又出任了江苏昆山城防司令,主要还是负责城市的防御事务,抵抗日本人的入侵。后来的宣城战役、武汉会战、德安战役,他也有参加,并且表现出色。宣城战役中,陈宝仓亲临前线作战,不幸被日军飞机轰炸,右眼失明。德安战役,在他的指挥下,击毙了日军联队长田中大佐。

1939年,陈宝仓被国民政府调任为第四战区副参谋长,在这期间,他开始倾向革命,积极参与了各项革命活动。1940年,陈宝仓出任了第四战区司令长官靖西指挥所主任,1942年,在任职期间,陈宝仓还救过因被误认是日本间谍差点被处决的后来的越南领导人胡志明。抗战胜利后,他又被调任为第四兵站总监部总监,并被晋升为了中将。他还曾经代表中国政府和美国代表谢勃尔,参加了日本占领军“受降仪式”。

1948年,陈宝仓加入地下民革,决心为祖国统一贡献力量。1949年,受华南局和民革中央委派,陈宝仓前往台湾开展地下工作,名义上的身份是台军联勤总部第四兵站总监,以便于协助吴石。1950年,吴石案爆发,陈宝仓同时被抓,当年6月,陈宝仓被台湾特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被台湾国民党当局杀害于台北马场町。

1952年,国家颁发了《革命牺牲工作人员家属光荣纪念证》,陈宝仓被授予革命烈士称号,对于这位处在隐蔽战线上的革命英雄算是有了一个完满的交代。1953年,国家政府还为陈宝仓进行了公祭,将他的通过各种渠道运回到内地的骨灰葬在了八宝山革命烈士公墓。

朱枫(1905---1950年)

和余则成一样潜伏到台湾的四烈士,历史不会忘记

朱枫,又名朱谌之,原名贻荫,小名桂凤,浙江镇海城关人,她的出身条件不错,家里比较富裕,从小就接受了新式思想教育,曾经在县立高级女子小学、宁波女子师范学校就读过。朱枫自幼就倾向革命,有着崇高的爱国情怀,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后,他还与同学们一起上街,参加爱国游行示威活动。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又放弃原有的生活,积极投入到抗日救亡活动中。

朱枫不惜财产,为抗日活动积极捐款,她还四处活动积极营救被国民政府抓捕的革命同志。朱枫先后在新知书店和书店桂林办事处工作,信念从来没有动摇,1944年,朱枫曾被委派到“同丰商行”工作,因遭到当局破坏而被捕,后经营救被释放。被捕期间,她也是守口如瓶,绝不透露任何秘密。1945年久经考验的朱枫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当年以公方代表身份被调往上海的联丰棉布号和鼎元钱庄工作。1948年,她又被派往香港合众贸易股份有限公司任职。

新中国成立后,解放台湾成为重中之重,先前的舟山、金门战役又很是不理想,急需要一名特工人员和台湾的地下党取得联络,以获取更多的情报信息,当时华东局选择的就是朱枫。对于这次委派,朱枫并没有任何的犹豫,放弃回到上海与丈夫子女团聚的机会而是坚决执行任务。

和余则成一样潜伏到台湾的四烈士,历史不会忘记

期间,朱枫曾给丈夫写信,以表达自己的感情,读来十分感人,特地摘录一段下来:“今有许多信从上海邮来,可是没有我的,好不怅怅。你一定以为我也许去了。好吧,那就在心里想念着,想念着,一直想到见面的时候……”

1949年11月,朱枫由香港乘船到达台湾,并顺利与吴石接上头,把其中的重要情报送返了大陆。这之后,朱枫陆续往来于香港与台湾之间传递情报,当时台湾国民党的情报机构管控很严,台湾地下党一些成员陆续被捕,形势很不妙。吴石当即决定为朱枫开出《特别通行证》,用飞机将她送往当时还是国民党掌控的舟山,然后返回镇海。

1950年1月,蔡孝乾被台湾国民党特务抓捕,供出了朱枫和吴石,特务在抓捕吴石时,搜到了吴石开的《特别通行证》,朱枫的去向被查知,朱枫因此被捕。在被拘押期间,朱枫曾经服金自杀,被看守人员发现,送到医院抢救而未能成功。期间,台湾国民党人员还多次对朱枫进行劝降,结果都是未能成功。当年6月,朱枫与吴石等人在台北马场町被枪杀,就义时朱枫身中7弹,还不忘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

1950年7月,由当时的上海市市长陈毅签署,朱枫被授予革命烈士。2010年,朱枫的骨灰被运回到国内,先是在国家民政部在机场的贵宾厅临时设了一个灵堂,之后安置在她的老家镇海。

聂曦(1917—1950)

和余则成一样潜伏到台湾的四烈士,历史不会忘记

吴石、陈宝仓、朱枫三位革命烈士,他们(她们)的事迹虽然先前鲜为人知,后经各种资料的披露,个人生平及其经历还是比较详尽的,然而,聂曦的个人资料却是极其含糊不清,难以辨认的。

聂曦,先前做过国民党东南行政长官公署总务处上校交际科科长,是吴石身边的亲信人员以及亲密战友。1949年,吴石就任福州绥靖公署副主任时,曾经下令时任史政局总务组组长的聂曦,将298箱国民党的绝密档案悄悄转移到福建省研究院书库,等到福州顺利解放后,这一批绝密资料自然也就是回归到了政府手中。

吴石前往台湾执行秘密任务,聂曦也是随同前往,后来做了吴石的副官。朱枫由香港赴台从事地下工作,先是秘密会见了“老郑”蔡孝乾才与吴石联络,而聂曦经常在两者之间传递情报,后来朱枫前往舟山躲避,聂曦在中间也是跑来跑去出了不少力的。

蔡孝乾被捕,供出了朱枫、吴石后,吴石、朱枫被抓捕,聂曦作为吴石的亲信也是被台湾国民党当局抓获,并于当年6月,与吴石、陈宝仓、朱枫三人一起被特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在台北马场町被杀害。

看过聂曦行刑前所拍照片的人,一定是会被聂曦面对死亡时的那种从容所感动的,照片上他的依然微笑,自然自在,好像是去赴宴而不是赴刑,这实在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只有有着强烈信仰,对自己信念无比坚定的人,才能够这般的无所畏惧。

<夜狼文史工作室>特约撰稿人:菊花茶/文


百度搜索“就爱阅读”,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就爱阅读网92to.com,您的在线图书馆!

热点阅读

网友最爱